請輸入正確的手機號碼,客服稍後會與您聯繫!

點擊免費通話

和諧宇通

古詩中的“心理測評”
發佈時間:2020.09.14

  唐朝有兩位名家,面對相同的經歷有兩種不同的心態,最終結局也截然不同。

  劉禹錫和柳宗元乃同年進士,初入官場都是熱血青年。三十出頭兒的他們,看不慣晚唐時期腐敗的朝政和跋扈的藩鎮,一起參加了王叔文領導的“永貞革新”。革新終歸是要動利益集團蛋糕的,結果二人雙雙被貶。

  面對窮山惡水、失落得失,劉禹錫態度豁然,看得很透,寫出了《陋室銘》。柳宗元到了永州,很不習慣當地糟糕的環境,時常給朋友們寫信發牢騷,在大雪紛飛時去“獨釣寒江雪”,走不出落寞與淒涼。

  倆人被貶十年後,政敵們忽然覺得當年那兩個熱血青年還是有才能的嘛,只不過是被王叔文忽悠了,對他們的壓制有所鬆動。於是劉禹錫和柳宗元奉旨還京,此時他們已人過中年。

  快到京城時,劉禹錫見路人熙熙攘攘地去玄都觀賞花,他也跟着去了,還寫了一首《遊玄都觀》:“紫陌紅塵拂面來,無人不道看花回。玄都觀裏桃千樹,盡是劉郎去後栽。”此詩意在諷刺當時的權貴:“你們都是‘劉爺’我走之後靠着巴結逢迎爬上來的。”政敵們也不傻,於是他剛到京城就再次被貶。

  柳宗元在回京後也不受待見。和劉禹錫一樣,他又被貶到柳州,在《小石潭記》中用“悽神寒骨,悄然幽邃”來形容心境。受到二次打擊的他沒能看到敵人倒台,五年後病死柳州,時年四十七歲。

  而劉禹錫在被貶十三年後,成了五十五歲的劉爺爺。政敵們沒熬過他,他再次奉旨回京,在相同的地方寫下了《再遊玄都觀》:“百畝庭中半是苔,桃花淨盡菜花開。種桃道士歸何處?前度劉郎今又來。”詩的意思是:“政敵們垮台,劉爺我又回來了。”嬉笑怒罵間,劉禹錫活了七十一歲,在當時已屬高齡。

  通過兩位名家的詩詞,我窺得他們當年的心境,也旁觀了他們的人生軌跡。健康的心理狀態可以使人走出困境、延年益壽,反之則會身心俱損。這便是他們留給我的啓示吧。

  (新能源技術部 張 帥)